X

成長就在每一件小事之中 最美海航奮斗者——海航技術朱剛

發布時間:2020年07月07日 分享到:

維修一架足足28噸重的波音737客機,無異于給山一樣大的龐然大物“看病”。每當這時,大新華飛機維修服務有限公司保障部的年輕師傅們總得回頭看一眼,發現“朱師傅”還在身邊,才能放下心來開始維修。

他們知道,無論遇到多大的難題,無論出現多小的疏漏,身旁的“朱師傅”總能一眼看見,找到辦法解決,“‘朱師傅’真是天生修飛機。”面對年輕師傅的夸獎,大新華飛機維修服務有限公司保障部總經理朱剛總是笑著擺擺手,“沒有天生,都是后天學習的。”

曾經,朱剛也是面對這臺龐然大物緊張得手足無措的年輕師傅,卻憑著被自己稱為“抹布精神”的執著勁頭,一步步從“門外漢”,成長為年輕人身旁的“主心骨”。

為了一塊抹布翻遍機艙他找到了成長的秘訣

朱剛是北京人,1990年參軍入伍之后,分配到北京西郊機場當一名機械師。

和所有年輕機械師一樣,剛到部隊的朱剛,拿著扳手,看著眼前精密的發動機,忍不住躍躍欲試。組長趕緊叫住了他,丟給他一塊抹布,先從打掃機艙衛生開始做起。

朱剛覺得自己就像這塊抹布,不起眼,哪里需要擦哪里。心里有些不痛快,卻依然跟在老師傅身后,從打掃衛生開始學習。漸漸的,他有機會接觸基本的飛機設備維修工作,身上的工具包里,除了扳手和零件,依然有一塊可以擦去油漬的抹布。

1995年的一個深秋,兩架飛機降落在西郊機場,朱剛所在的分隊進行維修保障,朱剛爬上了其中一架飛機,開始維保。

維保就要結束時,朱剛和戰友被喊去另一架飛機幫忙。一問才知道,就在這架飛機里,一塊抹布不見了。大家分頭尋找,翻遍了整個機艙,也沒有找到丟失的抹布。

朱剛原以為,可能就這么算了,一塊抹布也不值幾個錢。沒想到,隊長堅決要找到這塊抹布,并且把情況上報給了大隊,還發動了汽車連和警衛連,一起來尋找這塊抹布。

朱剛看了看工具包里自己的抹布,心里想,一塊抹布,有這么重要嗎?

時間一分一秒流逝,找抹布的人越來越多。到了最后,整個西郊機場都發動起來,找到半夜,還是沒能找到。最終,這件事情上報到空軍,全軍進行通報。那天夜里,30多歲的維修組長在準備室里抱頭大哭,自責自己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。

一塊抹布,一顆螺絲,一支扳手,任何東西遺落在飛機上,都有可能造成嚴重的安全事故。朱剛看著手里的抹布,這才明白,再不起眼的小事,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責任和擔當。

1998年,朱剛離開部隊,卻不舍得離開飛機。他南下來到海南,加入海南航空,成了一名民航客機機械師,開始參與具體的飛機維修工作。

“在部隊時,很少接觸到飛機的飛行操作系統,而且飛機設備不同,一切都得從零開始。”再次成為一名“門外漢”,朱剛又想起了“抹布精神”。他從一顆螺絲的安裝開始學起,帶著小本子,一字一句記下發動機的原理和特點,記下老師傅的一言一語,甚至連維修時的動作和姿勢都在模仿老師傅。

2001年,朱剛終于得到發動機試車的機會,用不同的工具對發動機進行測試,在民航體系中算是高規格的測試。他坐在副駕駛,看著師父岑建軍操作設備,一舉一動都記在腦海里。甚至連抹布怎么擦拭設備,他都用心記下。

在他眼里,抹布不再是不起眼的工具,他相信,成長就在每一件小事之中。

靠一張圖片發揮創造性他實現國產設備“零”的突破

中國民航業起步較晚,相關技術的發展也較晚,許多技術早已被歐美壟斷。在過去,中國的航空公司只能花大價錢,買回了設備,卻買不回核心技術。

當朱剛逐漸成長為一名合格的飛機機械師之后,他開始深刻認識到這一點。

2012年3月,憑借著對于點滴小事的精益求精,朱剛已經掌握了較高的飛機維保技術,早已帶班子參與飛機維保。此時的朱剛也明白,他所掌握的這一切技術,其實都還在歐美航空技術的框架之內。畢竟,設備是人家生產的,再怎么學習,也跳不出這個框子。

飛機的日常維保中,機身清洗是一項重要工作。清洗得當,能夠延長機身漆面的壽命,提高飛行氣動性,并且減少二氧化碳排放。國外早已經用上了自動清洗設備,可是在當時,國內的航空公司大多采用人力清洗。

“10個人一組,一手拎著水桶,一手拿著長桿毛刷,就這么清洗機身。”在朱剛看來,這種方法效率低下,并且容易誤傷機身,“自動清洗確實是更好的選擇。”

可是,這項技術已被國外壟斷,進口一臺自動清洗設備,要花去70萬美元,后續的維修與保養也得依靠國外團隊。要想自己研發,沒資料、沒技術,擺在朱剛眼前的,只有一張自動清洗設備的照片,而且像素還不高。

做得成,就是中國人自己的東西;做不成,就得一直被別人牽著鼻子走。朱剛橫下一條心,就從這張圖片入手,一點一點摳細節,參考其它機器的自動清洗設備,再根據自己的推理,畫出草圖。無數個夜晚,朱剛伏在案頭,開著燈到天亮。

終于,草圖出來了,可是難點也出來了。

飛機機身不規則,機頭窄、機身寬,機尾又收緊,清潔過程中,機械臂要隨著機身形狀變化進行調整,并且還得始終與機身保持同樣的清潔距離,“近了傷機身,遠了不干凈,這才是自動清洗的核心所在。”

朱剛相信“三個臭皮匠頂一個諸葛亮”,他組織機械師們開了個研討會,大家踴躍發言,否定無數建議,又肯定了無數建議之后,大家得出一個結論:超聲波探頭。

通過自動化調整,利用超聲波探頭探測距離變化,回傳給液壓系統,讓毛刷能夠貼合機身。

難點被解決,技術得以攻關,2013年2月6日,中國人自主研發的第一臺飛機外表自動清洗設備制作完畢,經過多次改進和調整,于2013年5月23日正式投產使用。

朱剛終于有信心一步步跳出技術壟斷,從一個零件到一個零件,在細微處實現改變。

只有把心放在細微處才能帶來巨大的改變

自從1998年來到海南之后,朱剛就把家安在了海南。工作之余,他常常散步,走過這座城市的一磚一瓦,看著不斷林立的高樓,也會欣喜地感慨,一座城市的變遷。

細節,是朱剛的目光所在。就像多年前那塊不起眼的抹布,只有尊重細節,才能在細微處得到成長。

2015年,朱剛又接到了一個任務,研發第四代飛機發動機清洗設備。這套設備,對于每一位飛機機械師來說都不陌生,新型發動機涵道的清洗有著高標準,這臺設備不僅符合標準,更能改善發動機水洗便利性和效果,從而減少發動機油耗。

可是在當時,這項技術已經被國外廠家壟斷。朱剛還記得,此前這家國外廠商來到公司推銷,大家都被這臺飛機發動機清洗設備所吸引,大家東摸摸、西瞅瞅,打算購買,但是對方表示不賣,只能租賃,并且只能由對方的人員進行維護。

大家聽完,心里很不舒服,幾位年輕機械師有些生氣,“什么年代了,還欺負我們。”朱剛卻像是被點燃的火把,心中燃起了一團火焰,告訴自己,“一定要爭口氣!”

如今接到研發任務,朱剛馬上帶領研發團隊成員,來到幾家已經租賃飛機發動機清洗設備的公司進行觀摩。“確實很方便,清潔效率高,清潔質量也非常過關。”佩服之余,朱剛也敏銳地發現了一個細節:噴嘴頂在發動機進氣口,如果稍不注意,很可能砸進發動機,造成安全隱患。

朱剛把所有細節都記下來,回到基地后,開始了新一輪的思考和學習。每一條細節都是一道難題,為了解題,朱剛把自己埋在了書海里,一遍遍查閱資料,畫了無數張草圖,熬了無數夜晚,終于拿出一個模型。

朱剛又召開了“臭皮匠”研討會,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挑出了不少安全隱患。“接著改!”朱剛帶領團隊從模型入手,不知改了多少遍,終于排除所有安全隱患,并于當年推出海南航空自主研發的第四代飛機發動機清洗設備。

經過測試,這臺設備達到國外同類產品同等技術水平同時提高發動機壽命,減少發動機的返修次數。要知道,返修一次發動機至少需要一兩千萬元人民幣。

“更重要的是,爭了一口氣。”每當用起這臺設備,朱剛的心里都是滿滿的自豪感。曾經的“門外漢”,如今成了團隊的“主心骨”,記憶里的那塊抹布,卻永遠提醒著他:“細節決定成敗。”22年的民航生涯,朱剛把目光投向細節,在細微處中成長,也在細微處幫助中國民航取得一次又一次進步。

 

版權所有 ? 2020-2022 海航航空技術有限公司 瓊ICP備16000429號 技術支持:海南壹方信息科技